找回密码

答MT-亮剑所提出的问题

下面为MT-亮剑所提出的问题原文,全文如下:
 
作者您好,粗略看了一遍《结构化意识论》,现在有如下问题,请作者解答:

1、“意识”一词,本来就与智力活动有关,所有讨论就应该限定该范围。而作者把“意识”等同于“作用+反应”,这是一种现象的归纳法,如同“图灵测试”标
准,这没有揭露 智能的本质。因为存在一些“作用+反应”现象,仅仅是物理或者生理现象,比如“陀螺”、“多米诺骨牌”、“指南针”,这不是说他们存在
“意识”。

用“意识”偷换“作用+反应”,用“符号”偷换传播的“信号”,这只是用新的代名词来演说旧的内容(“信号、作用”等已经不是新的东西),
“意识”的重点在于“意识能动性的来源”,这一点没见到有所阐述。

另外,理想的“意识”定义,不仅可以说明“泛智力活动”的统一性,也要说明各种智能体之间的差异性,比如,物理-动物-人”三者智力活动的区别。这未见谋篇。

2、作为“意识”的主要材料是“概念”,因为“概念”才是高级的思维。而作者基于“作用+反应”现象,大谈条件反射和知觉的形成,这些都是生理活动。所以,对于高级的思 维机制,一点都没有涉及,比如,概念的结构、概念的形成。甚至无意涉及诸如此类的图示和表述。

3、作者从条件反射推演因果逻辑的成因,从负反馈推演行为意愿的调节。这些只是从现象到达成的途径,但没有阐述这些途径是随机性还是具有超验性,衡量的标
准是感知还是感 受。比如,炉温目标100度是超验的还是人为的,机器如何自觉设置这个目标,难道是超验的目标?生理反应是超验的,比如食物流口水,但生
理反应并不等于全部的逻辑经验。这些逻辑经验的形成是随机的出现,还是有意识的训练?

4、阐述概念内涵自身具有自身规定性,但是,许多概念并非自然产生的,还是需要人来约定的。也就说,符号化过程,虽然有物质载体的参与,但不是随意变化的
结 果,信息归信息,意义归意义。难道说,低等动物也可以产生抽象的概念。我们无法追溯最早人类基因的突变,如何从物理或生理的逻辑经验获得高级抽象的逻
辑经验,但是,从今天来看幼儿的学习和成长是值得借鉴的。

5、没有解决意义与符号(/信号)的差别,可感受与可感知的差别,意义的存在是相对存在还是绝对存在的。

6、仅仅从系统IO谈论信号的传递,但没有谈及符号转换(输入输出)是怎么发生的,或者,如何控制这个IO关系。这个逻辑究竟是自发的还是人为的?虽然从图像压缩得到一点启 示,压缩感受的信号,但这并只是原始信号的缩略,而不是意义。

7、“思维的过程就是符号传递的过程”,照此来说,互联网是各个主体之间传递信息的,那么互联网存在意识的,但事实上,并非如此。
 
读过MT-亮剑先生的疑问,知道MT-亮剑先生粗略的看了一遍《结构化意识论》,至为感激,因为《结构化意识论》一书之所以被我放在网上,就是希望更多的人读到他。
不过,MT-亮剑先生确实仅仅是粗略的看了一遍《结构化意识论》而没有仔细阅读它。所以,MT-亮剑先生对于《结构化意识论》所提出的问题,绝大部分问题
在书中已经阐述的非常清楚。而且,就他所提的问题来说,本书的“前言”,以及“致编辑及一切尚未读此书而准备读此书之人”这两部分,也是没有仔细阅读的。
在这两部分里,MT-亮剑先生的许多问题都是有解的,也就是说,在作者写作此书之前以及过程中,MT-亮剑先生所提的问题,其实都是考虑到了的。
然而,无论如何,MT-亮剑先生的问题都是人们阅读《结构化意识论》的时候比较常见的问题,所以,本人比较乐意在此一一回答这些问题,这样,既回答了MT-亮剑先生的问题,同时也回答了不可计数的持有同样疑问的人的问题。
下面,将一个一个的回答MT-亮剑先生的问题。

  1. “意识”一词,本来就与智力活动有关,所有讨论就应该限定该范围。而作者把“意识”等同
    于“作用+反应”,这是一种现象的归纳法,如同“图灵测试”标准,这没有揭露 智能的本质。因为存在一些“作用+反应”现象,仅仅是物理或者生理现象,比
    如“陀螺”、“多米诺骨牌”、“指南针”,这不是说他们存在“意识”。

    用“意识”偷换“作用+反应”,用“符号”偷换传播的“信号”,这只是用新的代名词来演说旧的内容(“信号、作用”等已经不是新的东西),
    “意识”的重点在于“意识能动性的来源”,这一点没见到有所阐述。

    另外,理想的“意识”定义,不仅可以说明“泛智力活动”的统一性,也要说明各种智能体之间的差异性,比如,物理-动物-人”三者智力活动的区别。这未见谋篇。

    强调一下,对于这个问题的解释,在《结构化意识论》一书的“致编辑及一切尚未读此书而准备读此书之人”一节中是有解释的,但这里可以再解释解释。
意识一词,本来就与智力活动有关。这句话我无法去考证,但就日常用语而言的话,大半正确。但,这并不意味着,作为对于任何概念都要仔细求索的哲学家(或者
哲学爱好者)来说,这些世俗的用词,或者前人未加明确有效定义的词对我们来说并非是不可改变的。对哲学来说,每一个哲学家对于许多概念的使用都与其他哲学
家有或多或少的不同,你可以去考察考察康德,黑格尔等等哲学家的异同,除了观点不同外,对于许多概念的理解,他们都存在许多不同。
另一方面来说,我认为更重要的是,我们也不必拘泥于古人,或者许多更为伟大的人如何使用了意识这个词,而是,我们自身对于意识这个词的意义的考察。
考察任何一个概念的时候,我们总是要清楚这个概念属于哪一类,比如鱼,我们要把它归入脊椎动物一类,否则,就不能说我们非常的了解鱼。而且,对于其所属的类,我们所知越精确,我们对于该事物所了解的就会越深刻。
那么,很重要的,我们也要清楚意识这个概念,其所属的类别。我知道,其实当你非常言之凿凿的说:““意识”一词,本来就与智力活动有关”的时候,你99%以上是隐含了一个限定词,那就是意识前面要加上“人的”二字。当然,你是否这样认为,那是你自己的事。
但是,请允许我这样表述,就人的意识而言,其实就是描述了人对于外部或者内部作用进行反映或者反应的能力,这个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我以后进行的所有论述你
也不会有任何的同意。植物人,之所以成其为植物人,也就是在意识上被区分出来的,因为他(她)对于外部的某些作用,与我们常人所具有的反应与反映的能力不
同,他们对许多作用没有反应,不能反应,他们失掉了本应有的反应与反映的能力,所以他们成了植物人。他们没有这些意识。
如果你同意上述观点的话,那么,我们也应该看到,作为一块石头而言,对于外部的作用也是有反应和反映的,比如,那锤子凿,它是要碎开的。而木头而言,用火
烧,是要变黑的。这些事物对于外部或者内部作用进行反应与反映的能力,很明显的,和人的能力在概念的定义上,是有共通和共同之处的。
假如你还把人体看作一个物质系统的话,那么,上面这个共同部分就更明显了,我们现在将它们总结一下,就是物质系统对于外部或者内部作用进行反应与反映的能
力。这个共同的概念,我实在找不到一个更合适的名词来命名。但倘若,我们把物质系统替换成人的话,我们就说这个概念为人的意识。那么,我们把物质系统替换
为石头的话,那就是石头的意识,那么,我们把石头和人替换为物质系统的话,那就是物质系统的意识,简称为意识。
这就是意识一词在本书中的内涵。这样,我们就给人的意识找到了其本应所属的类别,那就是,人的意识,属于意识,属于物质系统的意识。
如果你觉得本书中的意识的定义错了,你可以拿出令人信服的意识定义来,但我相信,你会遇到很大的困难。因为人过于复杂,定义人的意识很困难,何不从简单处
着手?本书恰恰走了这样一条简单的道路。我还没有看到哪一本心理学的书,或者认识论的书,或者哲学的书真的给人的意识下了令人信服的定义。
那么,从上面的意识定义来看,多米诺骨牌,陀螺,指南针等等这些物质(系统)确实是有意识的。当然,这还离智能很远,更谈不上主动性。
但《结构化意识论》一书从来没有仅仅停留在意识的这个最抽象的概念之上,它有如在描述生物一般,先提出细胞概念,再提出脊椎动物,无脊椎动物,再提到爬行
动物,哺乳动物一样,先提出这样一个意识的概念,然后对于意识逐渐施加各种限定,入主动性意识,智能意识等等,这些定义也就是限定逐渐出现之后,你会看
到,这些意识与人的意识就会越来越相似。这是一个由浅入深的过程。相反,我们很难一下子提出人的意识,然后再有所突破,那样很容易陷入死结。
“意识能动性的来源”,本书着墨相当多,建议仔细阅读《结构化意识论》的第四章“主动性意识”以及第六章“注意机制”。
我必须指出,我没有用符号偷换信号,你可以尝试给出这两者的定义,然后你再去看看他们之间的不同。
至于您所说的“泛智力活动”的统一性,实在不懂这个词,如有意愿,您可以帮我解释下吗?

  1. 作为“意识”的主要材料是“概念”,因为“概念”才是高级的思维。而作者基于“作用+反应”现象,大谈条件反射和知觉的形成,这些都是生理活动。所以,对于高级的思 维机制,一点都没有涉及,比如,概念的结构、概念的形成。甚至无意涉及诸如此类的图示和表述。
        这里,我必须指出,MT-亮剑先生并没有完全读透本书。本书之所以没有大谈“概念”是考虑到谈论概念的书籍已经多之又多,而且我认为大体也就那些
    讨论过的东西了,所以没有着力太多。但是,更为重要的是,在《结构化意识论》中,概念是作为知觉的同义词,谈论了知觉之后,概念也就迎刃而解了。概念,除
    了先验的(《结构化意识论》中称为原生的)概念之外,绝大部分是对于经验的抽象得到的,所以,概念来源于知觉。所以,无须另外讨论概念。

如果还有疑问,我们可以在这方面继续探讨之。

    3、作者从条件反射推演因果逻辑的成因,从负反馈推演行为意愿的调节。这些只是从现
象到达成的途径,但没有阐述这些途径是随机性还是具有超验性,衡量的标准是感知还是感 受。比如,炉温目标100度是超验的还是人为的,机器如何自觉设置
这个目标,难道是超验的目标?生理反应是超验的,比如食物流口水,但生理反应并不等于全部的逻辑经验。这些逻辑经验的形成是随机的出现,还是有意识的训
练?

本书一直在用一个词,那就是原生符号,所谓原生符号,就是系统一产生就存在于系统之中的符号,这当然是与经验无关的。这里炉温目标100度,对于一个简单
的温度控制器来说就是原生符号,是与经验无关的,所以是符合康德的“先验”定义的。当然,至于“超验”一词,我觉得在这里用不上,我认为您用的应该是“先
验”一词。生理反应机制确实是先验的,但生理反应本身就是经验的一种。生理反应肯定不是逻辑经验的全部,但也是一部分。既然是经验,那大体而言,当然是随
机的。
至于机器如何自觉设置这个目标,这个问题,相当复杂,建议仔细阅读第四章“主动性意识”

  1. 阐述概念内涵自身具有自身规定性,但是,许多概念并非自然产生的,还是需要人来约定的。
    也就说,符号化过程,虽然有物质载体的参与,但不是随意变化的结 果,信息归信息,意义归意义。难道说,低等动物也可以产生抽象的概念。我们无法追溯最早
    人类基因的突变,如何从物理或生理的逻辑经验获得高级抽象的逻辑经验,但是,从今天来看幼儿的学习和成长是值得借鉴的。

概念是否自然产生,在这里不重要,重要的是,概念是如何产生的。概念是从对于经验的抽象中产生的(除了原生符号之外)。概念的意义并非是人指定的,只有物
的意义是人指定的,人只有指定某(种)物可以表达某(种)意义,但他不能指定某个概念是什么。概念的产生,目前为止,不是人自身可以参与的过程,我们只能
利用它的结果。概念的存在依赖于物质的存在,符号与意义共存,谁也离不开谁,这是本书的观点。要说低等动物没有概念,那真的是小看了那些生灵。建议阅读
《动物有意识吗》一书(福尔克.阿尔茨特 (德),伊曼努尔.比尔梅林 (德) 著,马怀琪,陈琦 译)。

  1. 没有解决意义与符号(/信号)的差别,可感受与可感知的差别,意义的存在是相对存在还是绝对存在的。

本书中从来没有正式使用过“意义”一词,符号与信号也不是同样的概念。可感受与可感知也不是本书的探讨议题。所以,本书没有讨论这个,本书的目标不在这里。当然,如果你想解决这个问题,我相信,读完本书的话,你也许会有所结论,但那是读本书所得到的副产品。

  1. 仅仅从系统IO谈论信号的传递,但没有谈及符号转换(输入输出)是怎么发生的,或者,如何控制这个IO关系。这个逻辑究竟是自发的还是人为的?虽然从图像压缩得到一点启 示,压缩感受的信号,但这并只是原始信号的缩略,而不是意义。

再次强调,《结构化意识论》中,符号与信号是不同的概念,请仔细辨别二者异同。本书不是控制论,讨论如何控制一个系统,并不是本书的目标。本书更多的是在
探讨物质系统的动,自动,脱离人而动,以及能动和主动。知觉本身就是意义,它是对于外部事物的一种反映。符号是有表征作用的,知觉既然是一种符号,那就是
对于作用物的表征,所有的符号都是如此。既然是物质系统的自动,那么这里的所有的逻辑,其实都是物质系统自发的。

  1. “思维的过程就是符号传递的过程”,照此来说,互联网是各个主体之间传递信息的,那么互联网存在意识的,但事实上,并非如此。

    本书的所探讨的意识,是不断施加限定的,而且每一章的系统都是基于前一章的,所以,当我们给思维下定义的时候,虽然如此说,但确是在给出智能意识
定义之后的事情。而本书中,智能意识的定义是这样的:“具有对自身的目标符号进行目标分析并执行相应计划的能力的主动性系统称为智能系统,此种意识称为智
能意识,只有智能系统具有智能意识。”而智能意识的定义又在主动性意识的基础之上,所以,最好在仔细看完本书之后再下论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符动乾坤 » 答MT-亮剑所提出的问题

相关推荐